人人网6000万美元卖身背后:三次私有化失败

2018-11-15 09:18:19   来源:AI财经社   作者:   评论:0
导读

人人公司把人人网卖了,与陈一舟第三次私有化的理由恰好相反。这会成为他“闪转腾挪”的新开端吗?

文 | AI财经社 牛耕

编 | 祝同

       人人公司把人人网卖了,与陈一舟第三次私有化的理由恰好相反。这会成为他“闪转腾挪”的新开端吗?

       11月14日,人人公司宣布,其子公司千橡网景同意将人人网社交平台卖给多牛传媒,换来200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4000万美元的多牛传媒股份。

       人们沉浸在缅怀中,然而有人指出,这可能是“陈一舟系”的又一次资本运作。在多牛传媒,千橡互动正是其少数股东,持股11.59%,陈一舟和刘建也担任董事。事实上,多牛传媒的前身Donews,正曾经是千橡互动的一部分。

       在历史上,陈一舟曾三次试图分拆、私有化人人公司,没有一次成功。这次分拆人人网,是一系列新操作的开始吗?还没人知道答案。

       多牛与千橡,前世结缘如今再交汇

       历史上,Donews也曾是千橡的一部分。这是一段让人唏嘘的往事。

       2000年,知名IT记者刘韧创办了DoNews,名噪一时。不少IT大佬把这里当避风港,定期组织聚会,陈一舟、周鸿祎、蔡文胜、求伯君都在此列。2005年,刘韧希望兑现财富,将DoNews卖给了千橡互动集团。据报道,当时陈一舟向刘韧许诺,过几个月千橡就会上市,刘韧手里的股票将价值倍增。然而最终上市的不是千橡,是分拆的人人网,刘韧有苦难言。

       2008年,刘韧因与周鸿祎隔阂被送入监狱。DoNews江河日下,千橡也断了投资。其负责人王乐顺势提出,把DoNews分拆出去,自负盈亏。这既是后来的多牛传媒。2016年,多牛登陆新三板,当年营收2.6亿元,王乐正是董事长。

       在另一边,人人网则像一颗流星划过弧线。1999年,陈一舟创立Chianren时,王小川、许朝军、周枫都曾是麾下大将。几经离合,许朝晖主持了击败王兴后的校内网。2007年,校内网已覆盖2200所大学,日活超过980万人。这是人人网最好的时代。

       然而2010年初,许朝军加盟盛大网络,陈一舟则亲自接手。人人网上市后,开始内斗:陈一舟炮轰许朝军的妻子杨慕涵,高级副总裁杜悦又发信陈一舟和投资人,称陈作为领导和为人都“非常负面”。

       在陈一舟治下,人人网被划分成主站、无线团队,各自为战。适逢微信崛起,豆瓣、微博也在分流用户。到了2012年,人人网净亏损7500万元,而2011年尚能净盈利4130万元。游戏收入超过了广告,而游戏随后又因app store监管被下架。

       到了2013年初,人人网市值11.5亿美元,而与公司净资产相差无几。而资产中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就有9亿美元。换言之,在投资者眼中,人人网的社交业务溢价所剩无几。

       到了2015年底,校内网的原班高管几乎走光,市值也跌到7.6亿美元。时至今日,拆分社交资产前,人人网的市值只剩1.05亿美元。据灰姑娘基金的王卓玮说法,这对应的也并非社交价值残余,而是人人直播、人人汽车金融,和美国房地产互金CHIME项目。

       可以说,陈一舟对社交是没有执念的。许多人会想起他和王兴的相遇:他手握4700万美元重金,王兴却连100万美元也融不到。2016年10月,王兴不甘心地以200万美元,卖了日活曾到4亿的校内网。后来,微信崛起,接过社交大旗,张小龙同样对社交执念颇深;王兴又做了饭否、海内,最终美团达到3125亿港元市值。

       那一次相遇,像两颗星星划过一上一下的弧线。陈一舟曾拥有最好的人才,最多的钱,却在社交上惨败,仅活在人们纪念里。

       如今,人人网的盈利已完全脱离社交。根据2017年年报,人人公司净利润中59.9%来自二手车业务,14.5%来自金融收入,仅25.6%来自IVAS(互联网增值服务)。

       根据研究人人公司的投资者,灰姑娘基金的王卓玮说法,人人网的三大主营业务是:人人直播、人人汽车金融和美国房地产互金项目CHIME。简单来说,人人汽车金融是给汽车经销商贷款,解决提车、装修、扩建等需要的资金。房地产互金项目则是搜房+SaaS平台模式,在服务房地产中介时,拿到数据并提供风控能力。

       在历史上,陈一舟多次想把这些业务分拆,没有一次成功。这些私有化、分拆的历史,几乎成为陈一舟在人人公司最波澜壮阔的努力。

私有化斗争:三次战役,影响至今

       在历史上,陈一舟试图私有化人人的努力精彩绝伦。有人将他与“陈七块”并称。

       2015年,中概股掀起私有化浪潮。陈一舟首次提出:以4.2美元/股进行私有化,价格较前30个交易日的平均股价上涨22%,共计15亿美元。但投资者认为,股票的公允价值应为6.72美元/股。这次私有化以失败告终。

       2016年9月,陈一舟再次努力,希望以5亿美元代价,剥离上市公司的核心资产,然后引入私募股权投资。当时,人人公司主营业务增长乏力,却因投资拥有大量可变现资产,剥离的好处对陈一舟显而易见。

       这引来的排山倒海的反对,SEC三次问询,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大股东软银。软银要求,人人公司只能以市场价卖出资产,然后对全部股东支付一次或多次红利。换言之,卖资产却只让一部分股东获益,在软银看来并不可行——尤其软银并不在受益方。

       经此一役,陈一舟的名声开始败坏。软银也修改了人人公司章程,要求任何交易和交易条款都要经软银批准。因此,当第三次私有化来临,散户又寄望于软银。

       2018年4月,第三次私有化开始了。人人公司提出:将公司核心资产出售,然后分红给股东,但关键是:仅有符合条件的投资者获益更多。

       具体来说,在这一方案里,核心资产将被装进全资子公司Oak Pacific Investment(OPI),然后OPI与人人公司彻底切断联系,并不持股。然而,仅“符合条件投资者”能选择拿OPI等价值股权;中小股东却只有现金可拿。

       这引起了轰动,被外界解读为“陈一舟要掏空人人公司”。有投资人对《财新》说,如果这能成功,那所有中概股公司都能把核心资产打包,低价卖给自己了。在方案宣布当日,人人公司的股价下跌12.32%。

       争议的焦点在于估值。分拆中,核心资产包括:SoFi的13.06%股权、雪球网20.58%股权、Omni 10.64%股权,Lending Home 11.22%股权等。可以说,陈一舟这些年最好的投资,都在这里了。仅SoFi的股权,按其最后一轮估值就价值5.6亿美元,但在变卖方案中只有2.09亿美元。而雪球的变卖价值是1.17亿美元,也离5-10亿美元的外界估值相差甚远。

       最讽刺的是,人人给出理由:OPI还覆盖了2亿多美元的债务,所以总体变卖价值低。然而事实是,OPI从人人公司借款9000万美元,作为交易筹备的一部分。换言之,中小股东自己出了钱,帮大股东们压低变卖价格。

       这次,中小投资者没能寄望软银,因为它也是“合格投资者”之一。其他获益者还包括:陈一舟、DCM、人人公司执行董事刘健等。以前文提到的灰姑娘基金的王卓玮(网名canon的投资笔记)为首,上百个投资者向SEC投诉,希望阻止这一交易。时至今日,这次私有化仍未结局。

       周鸿祎说过,湖北第一聪明当属陈一舟;周亚辉也说,自己做投资,陈一舟是老师。然而对公众而言,这却并非正面评价。有自媒体谈到:“从社交、游戏、视频、团购、在线教育、分期购、理财、交通、直播、区块链,风口陈一舟全没落下,可惜每次创新,总要借风口抬高股价,然后继续割韭菜。”

       在第三次私有化时,人人公司曾如此解释:这一方案旨在保证公司不被认定为“投资公司”,因为一旦被认定为“投资公司”,公司或将无法履行披露义务。换言之,当时对外,人人公司希望剥离股权投资,将主营业务留在上市公司内。

       如今,剥离人人网恰好相反。这不禁让人怀疑,这是否是一系列“闪转腾挪”的新开端。

【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】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天猫双十一收官:交易额达到2135亿,物流订单破10亿 下一篇:华为高管爆料:2019年推5G折叠和10倍无损变焦4摄手机

优信员工减薪 疫情期间员工降薪幅度最高达40%

优信员工减薪 疫情期间员工降薪...

2020-02-28 15:08:57

2月28日据36氪报道,近日优信二手车CTO邱慧已在春节后发表内部信宣布从该公司离开。除高管离职外,优信员工在节后疫情期间还...[全文]

相关热词:  优信,减薪

© 2018-2021 曜貳空间(www.12leader.com)版权所有 / 备案号:京ICP备15022685号